[老烟斗鬼故事]惊奇实录26:谋杀预告

今天无意间翻到一个档案,才发现人心远比鬼神可怕的多。

这个档案的名字叫做“谋杀预告”:

这天是周末,街上的人比往常多了很多。周生独自一人去看画展。走到一幅画前,看着画中互相纠缠的两个人,他顿时呆住了。画中的人物,正是他和梧桐!

那幅画叫《杀》,一个女人跨坐在男人身上,双手紧紧掐住了男人的脖子。男人的头歪在一边,瞳孔放大,舌头伸出,显然已经死了。诡异的是,男人和女人的面容,和周生和梧桐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。

周生震撼得久久说不出话来。画的作者,叫张东,是小有名气的画家,今天是他的个人画展。可周生并不认识这人,对方怎会画得这么相似?

若是仅仅把一个人画得这么像,都有点不可思议了,更何况他和梧桐都被画得如此相似?周生找到画展的服务员,说想见见张东。服务员带着周生,来到办公室。

张东才三十左右,相貌英俊。听了周生的来意,脸色顿时凝重起来:“你可能不相信,那画中的场景都是我看到的。”

张东说,至今为止,他已经“看”到了三次谋杀。每一次,都是他正在思考时,整个人突然进入忘我的状态,接着脑子里就出现了谋杀的一幕。前两次,他都不太相信,可后来看新闻,却发现脑中的谋杀画面都应验了。第三次,脑中出现谋杀的场景后,他将脑中出现的两人都画下,便是那幅命名为《杀》的画。

周生愣住了,许久才说:“你有预见谋杀的超能力?这么说来,我岂不是要被那个女的掐死?”

张东一脸严肃地说:“我也不希望这是真的。不过,毕竟只有三次,虽然前两次都应验了,但也很难说。不然的话,我从没见过你,怎么可能画得出来?”

从画廊出来后,周生心中久久难以平静。梧桐恨他,这他早就知道了。可他料定,梧桐跑不出他的手掌心。但今天的事,让他心里犯起了嘀咕。狗急了还会跳墙,梧桐真被逼急了,难保不会孤注一掷!

只是,预见谋杀的事,毕竟太过离奇。尽管有些担心,但没多久,周生也就释然了。若是梧桐想杀他,早就杀了,还会等到今天?

回到梧桐住的公寓,她还没回来。周生发现在日历上有一个日期被人用红笔圈了起来。那个日期,是在半个月后。

是什么纪念日?周生知道,梧桐没有圈日期的习惯,能让她这么重视的,肯定是个重要日子!可脑中想了无数可能,最后都被一一否决。

大概过了一个小时,梧桐才回来。周生问,日历上被圈起来的是什么重要日子?梧桐眼中闪过一丝惊慌,随即强作镇定地说:“几个好久不见的朋友约我打麻将,我怕忘了,就把日期圈起来。”

梧桐的惊慌,没能逃过周生的眼睛。梧桐肯定有事瞒着他!她最讨厌打麻将,根本不可能和朋友约好打麻将!她到底在隐瞒什么?

想到白天看过的那幅诡异的画,周生心里一个激灵,隐隐有些不舒服。他个性本来就比较多疑,梧桐的反常,更让他觉得事情不简单。

心里有了疙瘩,周生便没有在梧桐的住处过夜,而是回了自己的家。一进门,老婆已经躺在沙发里。两人都难得这么早回来,一见到对方都有些意外。

老婆“哼”了一声,周生赶紧陪着笑迎上去。哪知,还没走近,老婆却忽然站起,拿起烟火缸就砸过去,口中怒骂着:“王八蛋,你还知道回来呀?”

烟灰缸正砸在额头,把周生痛得龇牙咧嘴。正想辩解,老婆头也不回地进了卧室。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周生心中叹道,今天怎么啦,两个女人都这么反常!

周生和老婆的关系颇为微妙。老岳丈家大业大,膝下却只有一女。后来,一表人才的周生通过重重考验,总算顺利入赘。如今,周生的一切,都来自于老岳丈。对其掌上明珠,周生当然只有俯首帖耳的份儿。

照了照镜子,看着额头上的大包,周生苦笑连连。当初两人结婚,都是各怀目的。老婆水性杨花,但年纪也有了,父亲不断逼婚,无奈之下才找了貌似老实的周生。而周生,甘愿入赘为婿,看中的当然是钱财。婚后,两人各自在外面偷欢,彼此心知肚明,但互不干涉。甚至,从结婚开始,两人就分房睡了。可今晚,老婆是吃了炸药,还是受了什么气?

连着好几天,周生是两个家都归不得。家里的老婆这几天脾气特别差,而梧桐则有有一种让周生心惊胆战的气息。因此,周生每晚都在烟花之地流连。

这天,接到梧桐的电话,问怎么那么多天没去了?周生心里乐得不行。这还是两人好上以来,梧桐第一次让他过去。想想这几天的猜疑,他不禁觉得可笑。为了一副莫名其妙的画,怀疑好了多年的情人,值得吗?

到了梧桐的住处,小别胜新欢,两人好一番温存。正当两人躺在床上闲聊时,梧桐的手机响了。看了看号码,梧桐犹豫了一下,又看了周生一眼,便走到客厅的阳台上接电话。

周生觉得奇怪,他悄悄跟过去,躲在客厅的落地窗帘后偷听。梧桐拿着手机说:“明天你把药送到公司给我,我这几天就下手,保证让他一命呜呼。”

周生蹑手蹑脚地走回房间。没多久,梧桐也进来了。想着刚才的电话,又想起那幅画,周生心中一个激灵,赶紧借口公司有急事,穿起衣服就要走。梧桐没说什么,只是冷冷看着他,让人不寒而栗。

过了几天,周生先打电话给梧桐,确定她在公司上班,接着便一个人来到梧桐的老公寓。他有钥匙,自己开门进去,小心地搜着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。结果,在卧室的抽屉里,发现了一个小药瓶。那上面还有使用说明,周生看了看,发现那是一种国外进口的强效安眠药!

据周生所知,梧桐只要一沾床板,便呼呼入睡,打雷都惊不醒。既然没有失眠,买这么贵的安眠药干什么?周生心里一紧,难道是这药不是她自己要吃的?

那会是干什么的?想到这里,周生脑海里又浮现出那幅诡异的画。难道,梧桐真的要杀他?周生觉得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周生知道,梧桐并不愿意和他在一起。梧桐刚到这个城市那会儿,周生对她关怀备至。人生地不熟,心中自然格外空虚,渐渐的,梧桐便接受了他。可没多久,梧桐知道,周生原来是有妻室的人,于是提出了分手。可周生利用种种手段,威逼利诱,硬是不同意。梧桐知不敢得罪他,但心里并不情愿。

她不仁,也别怪自己不义了!周生咬了咬牙。他知道,梧桐性格执着,下定决心的事,一定不会半途而废。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若是一不小心,恐怕小命就丢在她手上了。如今,唯有先下手为强。

这晚,梧桐打电话来,让周生过去。周生想了想,还是决定到梧桐那儿,免得她起疑。到了那边,吃了晚饭,梧桐说好累,想先睡一会儿。周生心生一计,趁着梧桐去洗手间时,跑到上次发现安眠药的地方,偷偷拿了两颗,倒了杯温水,将药溶在水里。等梧桐出来,周生将水地给她。梧桐不疑有他,接过水一饮而尽。

果然,梧桐一喝了水,往床上一倒,没多久便传出轻微的鼾声。周生叫了一声,又推了几下,梧桐也没醒来。周生赶紧收拾好现场,将和自己有关的东西都收走,又清理了指纹,然后戴着手套,将门户都密封,又取来取暖用的大煤炉,往里面添了许多木炭。

这么一来,用不了多久,梧桐就会因为空气不流通而吸入太多烧炭产生的气体,最终死亡。而一旦被发现,别人也只会以为这不过是一起取暖而发生的意外事故。加上周生的关系,打点一下,糊弄过去再简单不过了。

做好了这一切,周生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公寓。开车回家的路上,周生的心狂跳不停。尽管他没少干过坏事,但杀人还是头一回。

车开到家门口,周生下了车,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两个人。看清了那两人后,周生吓得说不出来话,是梧桐和张东!梧桐怎么还活着,难道是鬼?可张东怎么也出现在这里?

梧桐笑得格外甜:“我们当然是来向你告别的。我们要走了,好了这么多年,不来跟你打个招呼,实在说不过去!”

走了?到另一个世界?周生还没反应过来,梧桐接着说:“我还是告诉你吧,免得你怎么栽的都不知道!我和张东是青梅竹马,从小感情特好。后来,他父母出了车祸,双双身亡。他跟着叔叔外出谋生,从此就没了联系。前几年,我们碰到了,彼此都喜欢对方。可巧的是,我们唯一的障碍,就是你和你老婆!你利用我喝醉时,侮辱了我,还拍了不雅照,更利用你在本地的各种关系,威逼利诱,令我无法离开你。而你那个好老婆,在张东需要帮助时,用钱把他捧红,但又对他纠缠不休,怎么也不肯撒手。于是,我和张东便策划了这么一出戏。你看到的那幅画,是我让张东画的。我知道你一定会去看画展。你疑心重,再加上后来我故意表现出来的那些疑点,足以让你起了杀心。告诉你吧,第一次的安眠药,是我故意让你看到的。那时,瓶子里的确实是安眠药。只不过,后来被我换成了维生素。今晚你让我吃下的,是维生素。而真正的安眠药,则进了你老婆的肚子。我先约了你老婆,到我的公寓里,然后把真的安眠药下在水里,让你老婆喝下去。等你老婆睡死后,躲在床底下的张东就出来,两人将你老婆塞进床底下,我也躲在床下。后来,你以为把我迷晕了,布置好了意外事故的现场,就匆匆离开。然后,我和张东捂着口鼻,把你老婆搬到床上,两人则赶紧离开。”

看着周生愣住的样子,张东冷笑着说:“你不是老和梧桐说,你老婆最近脾气很怪吗?原因很简单,我提出分手,她不肯。算起来,这个时间,你老婆肯定已经归西了。我们早就安排妥当了一个目击证人,就是你的邻居。当然,在我们的巧妙安排下,那人只会看到你在案发时间进出过那间公寓,而不会看到其他的东西。这么一来,事情就很明显了。你老婆就算自杀,也不会跑去小三的房间里自杀,更不可能睡在小三的住处而因取暖发生意外。这么一来,警察会认定,你老婆一定是去捉奸,发生了冲突,而导致死亡。而在那段时间里,邻居唯一看到进出公寓的,只有你一个人。所以,凶手肯定就是你了。如果我算得没错,警察现在已经在来的路上了。祝你好运,后会无期。”

张东搂着梧桐,钻进一辆车里,绝尘而去。没多久,远处响起了警笛声,周生腿一软,瘫坐在地上。老婆死在自己手里,老岳丈还能放过他吗?想到这里,周生眼前一黑,顿时晕了过去。

看我盯着档案,看得入神,兰花哥走过来,抢了过去,翻了几下就说:“咦,这档案以前倒是没注意到。”

我叹了口气:“这是一起预谋已久的凶杀,正因为心中有鬼,才会被吓唬而做出偏激的事。”

——END——

« 老烟斗鬼故事:魔田 老烟斗鬼故事:生莲术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