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老烟斗鬼故事]惊奇实录25:魔田

是不是常有人跟你说,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?

那如果我跟你说种情人得情人你信吗?当亲耳听到,亲眼所见时,我的惊讶绝不会少于你们。

今天分享故事的是位干净阳光的青年,见到这样的人,我多半有点窃喜。一个人生活的好与不好,在脸上就能看出来。那些脸上光明灿烂的,生活大多不错。而且,这样的人,所遭遇的奇事,也多半能给人点正能量。

果然,对方告诉了我们这么一个故事(以下为当事人口吻叙述):

中午时,门卫送来一封信,看看地址,竟然是老家寄来的!

我有些震惊。自从母亲去世后,和父亲感情本来就不好,没有了母亲的居中调和,两人更是水火不容,经常吵架。最后,我索性搬了出来,到城里工作。这些年来,事业渐渐起色,但对父亲的芥蒂一直如故。

也正因如此,几年来,我从未回去,连电话和写信都不曾,父亲也是如此。两人似乎都极力想将把对方的影子,从自己的生活中抹去。可如今,父亲怎么会突然写信来?

我拆开信,展开一看,面色顿时凝重起来。这确实是父亲的笔迹,父亲说自己不久于人世,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了。因此,他写了这封信,让我回去一趟。

怎么说也是父子,血溶于水,更何况这些年下来,我对自己昔日的暴躁脾气也有所反省。看完信,立刻请了假,买了车票回去。

老家不远,但在深山老林里,坐汽车也要大半天。下了车,我朝家里走去。可刚走到家门口,就看到村长从里面走出。一看到我,村长红着眼眶告诉我,老人已经在几个小时前去世了,让我节哀!

还是没能见最后一面!我有些伤感。之后的几天,处理完父亲的后事,老叔公把一个木箱子交给了我。打开一看,里面是存折、房契和地契,以及一些贵重财物和现金。老叔公说,那是你父亲留下的。

老叔公是家族中爷爷那一辈硕果仅存的老人,忠厚善良,得人敬重。因此,我父亲在去世前,已经将家里的财物都交给他保管,让他以后交给我。

我仔细清点了一番,家里有两栋老房子,一些现金,存折里还有父亲这些年省下的一点钱。这些都在我的意料中,但令他意外的是,竟然还有一份田契!

老叔公说:“这田是祖上传下来,一直由长子继承。据说,那是一块有神奇魔力的田。若让这秘密外泄,恐怕会引人觊觎。所以你要切记,保密,不可外泄!”

我哑然失笑,莫非老叔公糊涂了,怎么说出这么不着边际的话?可看看老叔公,一脸凝重,似乎不像是开玩笑。我接过地契,仔细看了看,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可晚上,我做了个奇怪的梦。梦中,我和母亲站在一块田地上。地里的土壤殷红如血,母亲脸上满是迷恋的神色。醒来,我觉得想起了什么。细细一想,果然,我记起来了,小时候,确实跟母亲到过一个奇怪的地方,好像是一块田。

隔天一早,天蒙蒙亮,我就带着地契,照着上面的标注找那块田地。在山里兜兜转转了大半天,一无所获。本来就要放弃了,可意外的,回来的路上竟然让我找到了。

站在田边,心中有种奇怪的熟悉感。可一眼看去,这块田地和寻常的并无差别。我心中一动,弯下腰,用随身带的小铲子挖了下去。一开始,土壤的颜色还算正常。可挖到一尺以下后,土壤却变得极为诡异,竟然都是血红色!

那个奇怪的梦,果然是真的!我心里一阵振奋。

回到家里,我开始翻箱倒柜地找,竟然真的找到了和魔田有关的记载。那是父亲早年的日记,纸页泛黄,被压在箱子底。若不是这次仔细搜寻,还真是难以发现。翻开日记,越往下看,我就越是震惊得无法言语。

在父亲的日记中,提过那块魔田的神奇之处,就是能种出情人!只要按照一定的步骤,就能在土里长出心仪的情人!这个发现,让我目瞪口呆。

照着父亲在日记中提到的方法,我挖出地里的一小块红土,捏成泥人状,接着用针扎破手指,在泥人的头顶滴了一滴血。最后,将泥人种进红土中。

一连几天,我心里惴惴不安。每天清晨就进山,去看看那块魔田。可田里并无异样,一切如常。渐渐地,我心里也暗笑不已,这样荒诞的事,自己竟会当真!

可当第七天的早上,我打算最后一次去田里看看,到了那里,却惊呆了。原本光秃秃的田里长出了一棵翠绿的植物,但样子颇为怪异。看上去,那株植物无枝无叶,反而像是个小人儿。在仔细看,小人儿的眉目,隐约是个清丽的女子。

在之后的几天,小人儿似的植物每天都长一大截。十天后,已经长得跟成人一样高。更神奇的是,这株神秘的植物如今看来,就是一个惟妙惟肖的美丽女子。当植物长到和我差不多高的时候,我听到一声脆响,接着整株植物从根部断裂,倒在了地上。

我大惊,冲过去一看,这哪是植物,分明是一个人!吹弹可破的皮肤,胸口因心跳而起伏着,还有鼻中呼出的热气,这一切都在告诉我,这是个活生生的人!

想到父亲日记中的记载,我终于明白,自己成功种出了一个活人!

更神奇的是,从一降生,这个种出来的情人就对我死心塌地。我让她做什么,对方从无二话。我也为她取了个名字,叫黄思。

为了掩人耳目,我买了回程的车票,悄悄带着黄思返回了城里。我向朋友们介绍,说黄思是这趟回去认识的。两人虽然是同乡,但都在外工作,这次刚巧都回去,老家的人便撮合我们,没想到一拍即合。于是,黄思就辞了原来的工作,和我来到城里。

众人对我编造的故事深信不疑,同时又是羡慕又是嫉妒。黄思外表出众,性格温柔,最重要的是,对我千依百顺。这么一个可人的女子,哪里去找!

我也没有客气,一有机会,就指使黄思干这个那个。所有的家务,都由黄思一手包办。从洗衣做饭,到整理家里,黄思样样都精通。可令我觉得美中不足的是,黄思尽管做家务是一把好手,但少了点情调,激不起我心里的浪漫火花。

意识到这一点后,我数次对黄思进行“教育”,想把她变得浪漫一点。可黄思真是榆木脑袋,怎么也不开窍。这下,我就有些不满意了。

会不会因为是从魔田里长出来的植物,所以才会变得木讷而不解风情?我心里产生了疑问。可翻遍了父亲的日记,也没找到弥补的方法。最后,我决定带着黄思回老家一趟,看看老叔公对此有没有办法?

老叔公见我带着黄思回来,脸上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。听了我的来意,老叔公慢悠悠地说:“很简单,欲取先予,若欲取之,必先予之。想让对方变成什么样的人,就得真的把她当成那样的人来对待。你扪心自问,你一开始把她当什么了?”

当什么了?我想了想,和黄思相处的过程,一幕幕从脑海中掠过。从相处开始,似乎真的没有把黄思当成一个真正的人来对待!指使她做家务,把她当保姆;带着她出去,把她当炫耀的工具,等等。可是,从未把她当情人一样呵护。

老叔公叹着气说:“看你的脸色,也知道发生了什么!种植出来的情人,尽管落地后就是成人的样子,但心智却一片空白,还是张白纸。从落地开始,最初的一段时间,是种植人性格形成的关键时期。你把她当什么来对待,她日后就真的一直是那个样子!就好像一个初生的婴儿,童年的遭遇,足以决定其性格的形成。”

我呆住了。没想到,种植情人还有这样的规矩!老叔公接着说:“在这一方面,你和你爸差得远了!你爸一开始,就把对方当宝贝一样呵护,当天使一样照顾,所以对方也就成了天使一样美丽而浪漫的妻子。”

这个消息,令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父亲也种了一个妻子?这么说来,母亲岂非就是魔田中种出来的?在我的记忆里,母亲美丽得像一个天使,温柔而善良,还富有生活情调。如今想来,其实我早该发觉,人间哪有这等完美的女子!

老叔公告诉我,我父亲接手魔田后,种出了情人,就是我的母亲。我的父亲,用爱来对待她,于是她也就成了一个心中充满爱的天使,而不是保姆似的另一半。而这一点,我显然并没有做到。我一开始就把种植人当保姆使唤,没有爱,没有怜惜之心,所以久而久之,种植人也就成了如今的性格。

离开前,老叔公颤颤巍巍地说:“你始终未能明白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只有靠真诚和爱心,才能长久地维持下去。扪心自问,你对父亲的怨恨,难道不是因为你自私的个性做造成的吗?”

这句话,让我心里一颤。其实,这些年来,随着日渐成熟,我也开始意识到,自己和父亲关系的恶化,主要还是自己索求过度以及自私的个性所造成的。其实,父亲对我算不错了,可我一直不满足,才有了这些年来的对立。

我知道,魔田对于每个人来说,都只有一次的试用机会。而下一次的使用,只能是我的儿孙了。不过那时,我一定会告诉他们,只有用爱,才能种出真正的爱情。

看着身边面色惶恐的黄思,我牵起了她的手,温柔地说:“走吧,我们一起回去,回到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家。”

黄思脸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,紧紧依偎在我的身边。此刻,我的心中一片宁静。是呀,生活不完美,但只要从今天开始,学会去爱身边的人,总不算太晚。

还没等男子说完,兰花哥已经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,放在胸口:“哥,不,我的亲爹,啥都不说了,情深情浅就看这一刻。你看,我活着这大半辈子,都快人尽可夫了,可还是一个人。这个,这个——”

对方被吓了一跳,嗫嚅着说:“可这片魔田,只能是子孙——”

还没等对方说完,兰花哥已经大嚷着:“爹,亲爹,我就是你失散的亲儿子!”

这下,我都恨不得从未认识过兰花哥了。

对方也被兰花哥的举动,逗得大笑起来。停下后,一本正经地说:“你要是愿意用,我倒是可以让你种看看。问题是,这块田地上,只能种出异性,不可能种出同性。这一点,毫无疑问。”

听到这儿,兰花哥已经松开了对方的手,瘫软在椅子上。

我赶紧把这丢人的货色拉开,送男子离开。

我看到,有一个漂亮的女子,正等在门口。两人见面的一刹那,彼此相视而笑,默契地十指相扣,一起走向了停车场。

——END——

« 老烟斗鬼故事:梦狸 老烟斗鬼故事:谋杀预告 »